您好,歡迎來到企業家日報網!    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區域
  經濟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慶 | 黑龍江 | 吉林 | 遼寧 | 江西 | 江蘇 | 山東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陜西 | 山西 | 四川 | 青海 | 海南 | 廣東 | 貴州 | 浙江 | 福建 | 甘肅 | 內蒙古 | 云南 | 寧夏 | 新疆 | 西藏 | 廣西
您的位置:企業家日報首頁 > 名家論壇  

黃益平:持續推動改革開放是保持中國經濟活力的關鍵
2019/7/3 11:14:00 來源:新華網 文字: | |

  思客:您認為保持中國經濟的信心和活力的關鍵是什么?

  黃益平:我們的經濟在轉型——從過去的要素投入型走向創新驅動型。核心問題是什么?就是怎么樣持續提高我們的經濟效益。

  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是到了中等收入以后上不去了,我們在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后依然可以繼續上升,關鍵就看創新。而政府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解決的就是持續上升的問題。能否保持經濟增長的信心和活力,還是要看能否持續推動改革和開放,進一步提高經濟效益。

  我們的優勢是,市場機制在發揮作用。全國各個地區經濟發展的態勢不太一樣,有的地區經濟比較活躍,有的地區經濟不太活躍。比較活躍的地區一般有兩個基本的特征。第一,市場機制是有效的;第二,該地區的企業家很活躍。比如珠江三角洲和長江三角洲地區,具有經濟活躍的明顯特征。從這個例子里面,我覺得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信心,就是要進一步推動市場化的改革。

  在面對全球危機的時候,我們確實也遇到一些困難,但我們也有相對有利的條件。比如我們是一個很大的經濟體,龐大的國內市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緩沖作用。但我并不認為,以后完全靠國內市場來支持長期增長,我們還是要走改革開放的道路。比如歐洲、日本、澳大利亞、拉美、非洲、南亞等市場,我覺得仍是非常廣闊的天地。

  同時,我們與美國在一些領域是比較容易形成共識的。比如我們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很多措施,可能跟美方的需求具有一致性。我覺得順勢而為,進一步推動改革和開放,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是我們將來經濟活力的根本保證,也是將來經濟信心的重要支撐。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大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接受新華網思客專訪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大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接受新華網思客專訪

  思客:您怎么評價中國經濟市場化的進程?

  黃益平:過去幾年,我們一直是在往市場化的方向走,但我認為可以走得更快一些。中國經濟在一些關鍵領域能否實現高質量的增長,核心問題是新舊動能轉換。

  新舊動能轉換在我看來,新產業發展做得不錯,包括新能源、新材料、5G、無人駕駛、人工智能……紛紛往前趕超,國際完全看到了中國強有力的競爭力。雖然我們跟最發達的國家也許還有一些距離,但是我們往上走的勢頭很明顯。即使在一些傳統產業,我們的更新換代也很明顯。

  我經常舉的一個例子就是家電行業,家電行業看上去是一個很老的產業。但是今天中國生產的這些家電,跟十年前、二十年前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二十年前我們認為最好的品牌都是國外的品牌,像德國的、美國的、日本的,甚至韓國的。今天很多品牌都是中國占據世界市場的主導地位,這就是創新的成果。

  我覺得我們現在遇到最大的挑戰是舊的動能如何平穩退出,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通過調研發現,企業“出生容易死亡難”。注冊一個新公司現在很容易,但是要注銷一個公司比較難,當然這個有多種客觀的原因。

  思客:您此前一直強調中國經濟從經濟奇跡到常規發展,應如何理解“常規發展”這個詞?

  黃益平:這是兩方面的內容:一方面,我們要慢慢接受經濟增速放緩的規律。過去我們一直在高速增長,尤其是在改革開放頭30年,年均GDP保持約10%的增長,我想把它稱作經濟奇跡并不過分。但這個增速是難以長期持續的,經濟發展之后,增長放緩是很正常的現象。

  過去我國增長速度快,原因在于改革開放以前,很多動能沒有發揮出來。在一定意義上來說,高速增長是對低效率的修補。也就是說,高速增長一定意義上是正常的,但它也是一個很特殊的現象,不可能長期持續。

  第二,過去的這種高速增長是受一些特殊政策推動的,我把這稱作不對稱的市場化。不對稱的市場化是說,一方面產品市場全部放開,另外一方面,政府對要素市場的干預還是不少。

  在我看來常規發展起碼有四方面特點:

  第一,增長速度可能會往下走;

  第二,經濟結構會變得越來越平衡。現在出口在經濟中的比重在不斷下降;經常項目的順差占GDP的比重從2007年的10%降至2018年的1%左右;

  第三,收入分配會變得越來越平衡;

  第四,受成本大幅度的上升影響,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會越來越快。過去襯衫、玩具,一個產品一旦生產出來十年二十年都是有競爭力的。但現在,只要五年你還沒有改變你的產品,你可能很快就被淘汰了,這是因為一方面國際市場更活躍了,另一方面中國的成本環境也在發生快速變化。

  這是我說的,我們進入經濟常規發展和過去經濟奇跡的一個非常大的改變。這背后最重要的,還是創新能不能支持產業升級。

  思客:您覺得中國的發展對全球經濟有何借鑒意義?

  黃益平:我覺得中國可以對全球化和繼續維持開放的投資和貿易體系起到很積極、正面的推動作用。

  有沒有很好的方案?客觀來說,是有的。舉個例子說,改革開放很成功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獨立的改革、獨立的開放,即便其他國家沒有改革開放,我們也在不斷往前推進。可以說,在過去四十年,中國是全球化獲益最多的國家之一。為什么獲益最多?當然是我們內部在改革,對外在開放。

  從對外開放的一組數據來看,改革初期,出口在中國經濟中的比重在6%、7%左右,而到全球經濟危機的時候,出口比重幾乎達到37%。這就體現了國外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起到的極大的支持作用。

  第二個就是外國直接投資,從1993年之后的將近二十年時間里,中國一直是全世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最多的發展中國家。

  這兩個很簡單的數字就表明,如果我們對全球化或者是未來的世界經濟走勢有一定的借鑒意義,最重要的就是要堅定地走改革開放的道路。當然在這方面,我覺得我們還是任重道遠,還有很多的路要走,要進一步改革開放。

  思客:今年出臺的《外商投資法》彰顯了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的決心,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黃益平:我覺得這可以給予外商的一個更加友好、平等、有利的經營環境,肯定有利于外商,可以改善外商在中國的營商環境。這段時間以來,中國在金融領域的開放幾乎是全方位的。

  當然,我們一般把金融開放分成兩個方面:金融服務業的開放和資本項目的開放。過去我們對資本項目的開放相對更謹慎一些。我覺得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如果資本大進大出,可能會沖擊我國的金融穩定。但是金融服務業的開放,包括銀行、保險、投資銀行、評級機構、外國直接投資等的開放,對中國經濟是有好處的,風險也相對比較有限。

  過去曾經有一種錯誤的認識,認為外國金融機構到中國來之后會嚴重影響中國的金融穩定,這其實并不是必然的。原因就在于外國金融機構到中國設立金融機構以后,就變成了中國的金融機構,只不過金融機構可以分成國有的、民營的和外資持有的而已。至于有沒有風險、會不會造成問題,依賴于我們的監管方向,我們是否有能力管住這些風險。

  大家可以看到,一般情況下開放程度比較高的部門,風險也比較低,效率會比較高。

  思客:如果讓您用一個詞來形容中國這70年的發展,您會用什么樣的詞?

  黃益平:翻天覆地。過去70年,中國確實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僅僅在四十年前,中國還是全世界最窮的國家之一,人均GDP不到兩百美元,但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除了翻天覆地之外,我們仍然任重道遠。和發達國家的前沿相比,我們還有很遠的距離,我們經濟的發展仍然有很多障礙需要克服。

  我們要面對這些挑戰,更快更好地、平穩地走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更有效地配置資源、控制風險,實現高質量的發展。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圖片1

  采訪:郭建偉

  拍攝:姚遠 許佳佳

  視頻制作:姚遠


責任編輯:
分享到:

數字報
 
 本站公告 更多>>  
 招商投資 更多>>  
 藝術收藏 更多>>  
 品牌推廣 更多>>  
11...[詳細]
關于企業家日報網 - 網站誠聘 - 版權聲明 - 關于企業家日報 - 本網法律顧問:譽洲律師事務所
010-87721045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45014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4903


技術支持:海大科技
       
河北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